中国甜笋之乡----云南省昌宁县
  世界竹类故乡--边疆鲜笋香又甜
  世界竹类故乡--奇篁秀影甲于滇
  世界竹类故乡--攀援缠绵疑是藤
  世界竹类故乡--高黎贡山竹花艳
  世界竹类故乡--沧江悠悠竹相连
  世界竹类故乡--世界之最数龙竹
  您的当前位置: > 竹类故乡
云南竹事五十年(1):艰难的起步
发布时间:2004-12-10 20:16:26


    1948年,薛纪如教授从前中央大学研究生部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后,只身来到云南大学森林系任教。从那时起薛老在非常艰难的条件下就开始了云南竹类资源的调查和研究。至1999年不幸去世,已在“世界竹类的故乡”奋斗了整整五十年,成绩卓著,成为国内外竹类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

    五十年中,以薛老为代表的竹类科技工作者卧薪尝胆、惨淡经营,足迹踏遍云南边疆的山山水水,使云南竹类研究和开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局部到全面、从基础研究迈向综合开发研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更重要的是为云南竹类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和现代竹产业发展提供了科学依据。

薛纪如教授不愧是云南乃至我国西南地区竹类研究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1.早在四十年代,薛老在读大学和研究生时就选修了耿以礼教授特别开设的“禾本科植物”课程,为以后的竹类研究奠定了基础。耿以礼教授是我国禾本科(包括竹类)研究的开创者和奠基人。对于云南竹类他于1940发表滇竹和南峤滇竹两个新种,虽然此2种因标本和记录不全等原因,在后来学者的研究中未曾在模式标本产地找到,但这是云南竹亚科分类研究的首次报道。

    21950年,薛老参加云南省第一届农业考察活动;1951年又参加中央访问团深入边疆山区考察农业资源,第一次了解有关地区竹类与分布情况,采集了竹子标本。那时的交通可不象现在这么方便,靠的是人背马驮,徒步跋涉数千里,双脚踏遍万重山。

    31956年,为了进一步寻找可供发展利用的生物资源,薛老参加了中苏生物联合考察工作,深入边疆在调查紫胶的同时取得有关云南竹类资源的科学资料。

    50代的两次初步考察,给薛老的印象十分深刻:竹子与边疆群众生产生活关系太密切了。云南各族人民在长期生产实践中,对竹子的广泛利用遍及衣、食、住、行、用诸多方面,可以说竹子与人民的生产和生活息息相关无处不用。竹子利用之广不胜枚举,以滇西、滇南的少数民族为例,他们祖辈流传种竹用竹习惯,房外多种竹、房内皆用竹,铺竹席、戴竹笠、烧竹薪,食者竹笋、住者竹楼、用者竹筷,吃竹筒饭、喝竹筒洒、饮竹筒茶,架桥以竹代木、过河砍竹作筏、防洪破竹制笼,大凡桶、篮、桌、凳等用具无不取材于竹,连吸烟也用竹制水烟筒。庆贺傣历新年(泼水节)燃放的“高升”亦是用竹筒制成。傣族群众用香糯竹幼秆烧制的竹筒饭清香可口别具风采常用以款待客人,是竹类之一特殊利用方式。

    460年代开始,薛老指导昆明农林学院一批批学生对滇西至滇南一些重要的竹类分布区进行调查,又采集了大量竹类标本,为竹类标本室的建立奠定了初步的基础。后来经进一步研究整理发表了许多珍稀特有竹亚科新种如香竹、铁竹、筇竹等。

    5.在薛老带领下,由张瑾扬、张天龙、董福美等同志参加,早60年代初即在黑龙潭林科所内建立了我省第一个竹种园,收集保存竹种达107种,而且每种都编号挂牌,详细记载有引种日期、产地、生长状况、主要用途等,并编写出《竹种园》一书(油印),这是一项多少人辛勤劳动换来的珍贵成果,可惜这一成果在文革中被毁掉了!留给人们的只是无奈和遗憾。

    6.在文革前的林业生产中就提出“竹木并举”,针对竹子造林中出现的问题,薛老和林科所竹种园的同志们参照外省经验在黑龙潭和文山香坪山进行了慈竹埋节育苗的试验,并取得成功。这也是我省最早开展丛生竹无性繁殖育苗的试验和研究,他们是云南省这一领域无畏的先行者。薛老高风亮节、虚心自持,对自己数十年的成就不多张扬,有道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7.经过薛老及当时许多同志的努力,建立了收集标本数为全国第一的竹类标本室,至今总数已达2万份以上。由于竹子是一次性开花的多年生植物,有些竹种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不遇开花,而且开花竹株常枯死,花果标本尤为珍贵。植物的营养体多会因生境不同而发生变异,繁殖体的遗传性却相对较为稳定,在系统分类研究中是主要依据之一。西南林学院竹类标本室收藏了许多珍贵稀有难遇的竹类花、果、幼苗标本,并以收集西南地区珍稀竹类为特色,在全国具有较大的影响。

   结合竹类标本室建设,1989年在纪念云南高等林业教育五十周年之际,以“云南——竹类的故乡”为主题建成了竹类科技展览室,历年先后接待国内外参观者数万人次,成为人们认识云南竹类的一个窗口。从此人们不但知道云南是“植物王国”、“野生动物王国”,而且还是“世界竹类的故乡”!

    8.薛老辛勤执教五十年,春风化雨育竹人,育得桃李满天下。他不但在竹类研究领域深享威望,而且“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在高等林业教育战线兢兢业业“传道、授业、解惑”,培养的学生何止成百上千。

 

——本文共分五个部分,请继续翻阅“二、丰硕的成果”